• 946阅读
  • 1回复

麻将传奇(十六)

楼层直达
级别: 版主
发帖
942
金钱
3778
威望
6
贡献值
3228
交易币
3227
头衔
《龙江作家》首席版主
门派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十五
     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,有五个客人来,看他们的样子,听他们说话,就知道他们刚喝完酒。其中有一个人我一眼就认出来了,他是李梅的爸爸。他好像也认出了我,看着我笑。他说,我们不玩太长时间,就玩到十点,最好给我们找一个隐蔽点肃静点的房间。我把他们领到了拐两个弯厨房后壁的一个单间。他们很满意,坐下来就玩。我在为他们沏茶送水的时候,听他们说话,知道他们出李梅爸爸外都是政府部门的官员,还有一位是副县长。他们说话还真算话,刚到十点就不玩了。李梅爸爸扔在桌上200 元钱说,小姑娘台费放这了。那次李梅带我去他家,他就叫我小姑娘,现在他还叫我小姑娘,看来他确实是认出了我。我说,台费50,用不了那么多。他说太晚了多给点。
    他们是最后走的一桌,我关上门,开始打扫各房间。突然有人推门进来,把我吓了一跳。一看是李梅爸爸。当时我非常害怕,在我的印象中他不是好东西。我边往后退边说,你要干什么。他说,小姑娘你别害怕,别把我当坏人,我认识你也认识我,你是我女儿梅梅的同学。我瞪着眼睛逼视他,准备随时反抗。他笑笑说,我以前是有过不少女人,可没有一个是我强迫的,我对他们都很够意思,再说我再怎么不是人也不能对女儿的好朋友下手。我说,那你回来做什么。他坐下说,我想和你商量个事,打麻将那屋你别在招待其他客人,给我留着行不,我来不来每天都给你300元钱。我说,如果是这件事我可以考虑,你先回去。他站起来边往外走边说,希望你能答应,关于我你可以问问梅梅。
    第二天,我就找李梅了解她爸爸的情况。
    李梅的爸爸已由包工头发展成建筑公司的经理。他靠多年的经营打点,有了一个庞大的活动圈子。特别是政府和一些职能部门的领导,他都用钱色拿下了。政府的建设项目他把把中标。他把钱打到外地,在外地的公司再打回来就享受招商引资政策,减免各项建筑税费。出了安全事故都是给点钱私了,从未受到过处罚。在县域的地面上,虽不敢说能呼风唤雨,却也能让大地颤悠。
    李梅的爸爸给李梅娶了个小妈,原来是他的员工。说来也怪,不知是年龄大学好了,还是生意太忙没有时间和精力,或是小阿娇太漂亮,或是小老婆管的太严,他在外边真的不再沾花惹草了。出了正常的应酬,老实规矩了许多。
是李梅她让爸爸上我那去的。她说,爸爸在哪都一样花钱,为什么不把花到我同学那里。我说,他要的那个房间每天最多可招待三拨客人,台费150元,你爸爸说给300,太多了。李梅说,你尽管收着,他为那些当官的一掷千金,不在乎这点钱,再说他原来在别的麻将馆也这样。
    从此以后,那个房间就成了李梅爸爸陪客人打麻将的专用房间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三十六
    张浩洋有几天没来了,我的心里空空落落的。我盼他来又怕他来。他来能向我说什么呢,我又能对他说什么呢。如果他向我求婚我能答应吗,那我多自私。我能不答应吗,那我多违心,多难受。我在盼和怕中,忐忑不安,抓心挠肝。几次想打电话约他来,拨完号又挂断。特别是到了晚上,我一个人躺在床上,总会自觉不自觉地想起张浩洋,那高高的个,英俊的脸,潇洒而不失儒雅的风度在脑子里晃来荡去。多少个夜晚都是枕着他的名字,搂着他的形象入眠的。
    张浩洋来了,在那个黄昏时分。我问他这几天是不是很忙,他说是很忙。他告诉我,这几天开会写稿,天天加班,星期天也不休息,刚忙完就来了。他还告诉我关于他的好消息,他被提拔为单位的副职领导,进入了正科级。我说你年轻有为,继续好好干。唠了一会闲嗑,天就大黑了,打麻将的人陆续走了。张浩洋帮我打扫完房间,我说,今天你在这吃晚饭吧,这么晚了,回去还得自己做。他说那我去做,你休息一会,忙一天你也累了。我看着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,心里一阵温馨,真正有了一种完美的家的感觉,继而又有一种深深的失落,眼睛溢出了泪水。
    我们俩这是第一次单独在一起吃饭,每人还喝了一杯红酒。我从没喝过酒,脸泛红发热,心跳加快。张浩洋看着我笑,我说看什么又不是没看过。他说好看耐看。我说老了不行了,女人三十豆腐渣,不像你们男人,四十还是一枝花。
    张浩洋在他的包里拿出两本书给我,说是特意为我买的。一本是姜淑梅的《乱时候,穷时候》,一本是余秀华的《摇摇晃晃的人间》。我说这两本书不但没看过,都没听说过,写的好吗。他说确实不是什么名人名著,主要是作者的身世特殊。他拿起《乱时候,穷时候》,手指着作者的名字说,姜淑梅一个普通的老太太,六十岁开始认字,七十岁开始发表作品,已经出版三部书了,上过中央电视台的《读书》节目,八十岁加入了中国作协。他眼睛盯着我,你说她年龄比你大不大。他又拿起那本《摇摇晃晃的人间》说,余秀华是一个不幸的农村妇女,从小就脑瘫,走路说话都有很大障碍,身子总在不停哆嗦,打一个字都很费劲,却出版了几部诗集,人民大学还专门开了余秀华诗歌朗诵会。他又问我,你说她比你残疾不。我说,你是什么意思,你是让我读书写作吗。他深情地看着我说,那到不一定,但你要向两位作者那样,自强奋进,不要小看自己。他接着说,我知道你开麻将馆是无奈之举,你也不希望一辈子就开麻将馆吧。我的心里感到震撼,真是知我者张浩洋也。
    他见我热泪盈眶,上前轻轻给我擦拭,我就势扑入他的怀里。我们拥抱,亲吻。我柔声地说,今晚别走了。他兴奋地把我抱进卧室,我俩在床上翻滚。忽然他下了床呆呆地站着,静静地看着我。他说,你还没答应嫁给我呢。我犹豫了。过了一会,我很平静地说,我不想嫁给你。我可以等。张浩洋说完整理一下衣服,走了。

级别: 解元
发帖
668
金钱
1871
威望
0
贡献值
1871
交易币
1870
头衔
门派
只看该作者 1 发表于: 2017-04-20 19:22:12

张浩洋跟李梅同学,政府干部条件这么好,咋还没找对象?
快速回复

限80 字节
 
上一个 下一个